無障礙版【我就是媽媽的眼睛】盲朋友的好朋友電子報4月號

 

 

我就是媽媽的眼睛

盲朋友的好朋友電子報4月號

 

 

我就是媽媽的眼睛

母親節前夕,祝福天下的媽媽,母親節快樂!
 
我們所認識的視障母親,並沒有因為視力受限,阻礙了她們勝任母親的角色。照顧養育孩子的歲月一路走來,青壯年的時候,憑著毅力,不服輸、有限的家庭與職場上的支持系統,生活還過得去。年邁了,不想成為孩子的負擔;抑或堅強到孩子都沒有察覺自己體力愈來愈差,被照顧的需要只會愈來愈多。當她們需要的時候,希望我們能及時接住她們,陪伴照顧她們變老。
 
這一期電子報,我們的助盲志工與您分享與視障母親相處的點滴。另一篇文章是我們的視障獨老社工分享陪伴照顧長輩過程中的看見。
 

 

小時候只當媽媽的眼睛,長大才懂媽媽需要陪伴

 

撰文:陳麗燕(盲朋友快樂學堂志工)
編輯整理:企劃
 
成為視障長輩「盲朋友快樂學堂」志工,除了陪伴協助視障的長輩,也讓我連結起與父母的回憶和思念。
 
再談我與媽媽之前,先說說我爸爸,他大概19歲失明,他撐起一個家的技能就是幫人算命。小時候陪著爸爸去擺攤算命,中午送便當給爸爸,報讀流年給父親打成點字。也就是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,家裡大小事情,以及我們四個小孩的教養照顧,都落在媽媽的肩頭上。
 
用視覺以外的感官,教養與照顧孩子
 
媽媽幼年時就看不見了,在我心裡始終覺得媽媽和所有的媽媽一樣,什麼都會啊,我們也跟著媽媽學會照顧自己。媽媽帶我們搭公車到果菜市場,採買食物。連我們都會問看不到怎麼買魚呢,媽媽會先問老闆有什麼魚,觸摸魚的眼睛鼓鼓的不要凹陷,你們用看的話就要看魚鰓鮮紅不要暗暗黑黑。
 
煎魚什麼時候要翻面,瓦斯爐燒菜,打掃整理家務,都不是問題。被媽媽責備,故意不出聲快速走過去,媽媽直說你在不高興什麼 !
 
 
遺憾缺少親情時光的童年
 
回憶哩,媽媽的休閒娛樂,只有收音機的陪伴。對媽媽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拼命工作讓孩子生活無虞,好好讀書,將來有出息。所以媽媽督促我們學習,規律作息,在我們睡覺後會外出接按摩工作。
 
而我呢,這個大好時機我會和姊姊偷看電視,算準媽媽回家的前30分鐘,就要關上電視機,打開窗,用力拍動扇子,讓電視降溫。否則媽媽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會觸摸電視,一定被責罵。
 
小時候覺得媽媽太嚴厲,不懂媽媽為什麼這麼兇,我一度很叛逆,母女倆總是處於硬碰硬的僵局,更別說會說心事了。長大之後我覺得我錯了,終於可以理解媽媽的苦心,因為我的父母是視障者,如果不管緊一點,是怕我們學壞,可能會被歧視,尤其是那個年代。
 
心疼媽媽生命裡的堅毅
 
前年,媽媽跌倒送醫,確診罹患了肺腺癌。這一刻開始,聯繫了我與媽媽緊密的相處。我才發現,我的媽媽是溫柔,慈祥的。那段時間對我和媽媽都是最煎熬的日子,一邊工作一邊擔心媽媽。媽媽病況時好時壞,看到媽媽痛苦真的很心痛、不忍。然而媽媽表現堅強,她不想我太辛苦,不想拖累我。
 
媽媽對我說抱歉,要我不要難過,她無法陪我一輩子,我們終究會分開的。當時聽了很難過,只敢偷偷掉眼淚。我告訴媽媽,不管什麼我都會幫她做,唯有無法分擔她生病的苦痛;只希望媽媽放開心情。現在媽媽離開了我,告訴自己堅強不要哭,因為我的媽媽比我勇敢。
 
以前只要回家探望母親,要離開時都會和媽媽握手道再見。媽媽就會對我說,你今天的手比較冰喔,你今天的手有熱,你今天的手怎麼變粗了。天氣冷,媽媽會打電話要我穿暖;下大雨又會來電要我別回家;我生日時,會打電話跟我說生日快樂。
 
現在只能在回憶裡感受媽媽的溫暖,有句話來不及對我的父母說,我很高興能當他們的小孩,我以他們為榮,現在只能留下隻字片語,相信天上的媽媽每天都過得很開心。
 

❤️幫盲視障獨居老人脫離困境

❤️報名助盲志工 

 

 

無法卸下的照顧重擔

撰文:郭己萱(視障獨居老人社工)
 
 
每個家庭會擁有其不同的家庭樣態與挑戰,有些可能只是茶米油鹽的小事;有些卻影響親情與家人關係。對於視障者來說,在處理家庭關係上又多了一層困難,因為視力受限影響資訊的接收,間接影響他們與家庭成員的交流互動,往往無能為力去做改變。
 
無法卸下的照顧重擔
 
當我初次訪視弱視,僅剩一眼0.05視力的劉伯伯(化名)時,劉伯伯侃侃而談自己的想法,也會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,歷經後天失明的打擊卻沒有放棄人生,學習按摩工作賺錢養家、照顧孩子;劉伯伯積極進修、學習來提升自己。
 
向來重視健康維持與養生的劉伯伯,因為生病開刀必須休養,突如其來的改變,劉伯伯面臨自己健康危機與家庭照顧的困境。
 
家訪時,客廳堆滿了箱子與雜物,垃圾袋因多天沒有丟棄而生果蠅,為了居住環境的安全衛生,我與劉伯伯提起改善雜物堆積、打掃環境的問題,劉伯伯進一步談起與輕度智能障礙孩子同住的情形。因為在家休養,親子相處時間增加,劉伯伯面對親子溝通難題,對於孩子的處境感到憂心焦慮。
 
孩子在外求職一直都很不順,兼職的工作時有時無,不願意接受社福資源協助。劉伯伯只能乾著急,與孩子之間講沒幾句話,總是不歡而散收場。孩子會將東西、衣物放置於客廳,家裡環境都由劉伯伯打理,生病後體力與精神變差,從包辦家中大小事,現在卻心有餘而力不足。
 
多元支持服務與持續陪伴
 
一開始,劉伯伯堅持家裡環境還可以靠自己打掃,然而我觀察劉伯伯的家中雜物與垃圾累積越來越多,光靠劉伯伯一個人很難清潔徹底,劉伯伯視力逐漸退化,環境衛生與安全更令人擔心。終於說服劉伯伯接受基金會的大掃除服務,往後可以連結居家服務的資源,分擔劉伯伯的壓力。大掃除後,在家裡走動減少碰撞阻礙,空氣也少了異味,劉伯伯露出難得的笑容。
 
劉伯伯仍然肩負家庭照顧的角色,家裡環境安全與衛生改善是一個開始,開始接受自己也需要被支持被幫助,開始嘗試改變。家訪時我盡可能與劉伯伯的孩子說說話,希望培養出信任的關係,整合連結相關的資源,陪著劉伯伯適應不再以工作為重心的生活,自己的健康、孩子的未來,我們一起討論與面對。
 

❤️報名助盲志工 

 
 

 

 



消息發佈時間:2021.04.29 14:06